言情小說園 > 女生言情 > 晚安,參謀長 > 2745一命換一命
    季母離開警局,站在門口似乎在等待什么。s

    安琪許是走的太快,直接撞在季母的身上。

    隨后,迎來季母十分不悅的聲音,“安琪,你這個掃把星,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見不到非離”

    安琪垂眸,不敢直視季母的眼睛,有些懺悔的說著,“對不起,都怪我,當時她給打電話,都怪我心急才會說出不該說的話。”

    “你究竟安的什么心你是不是巴不得讓非離去死。”

    季母捏著安琪的下顎,目光狠狠的瞪著她,咬牙切齒的說著,“你簡直就是掃把星。”

    她毫不客氣的說著,“你如果沒有出現在我們季家,事情也不會變成這副模樣。”

    安琪微微皺了下眉,神色十分不滿的說著,“事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難道你們都把所有的錯都怪在我的身上嗎”

    “難道不是嗎”

    “這所有的事情都跟我無關,是你們”安琪連忙糾正道,“是張曦,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可是您為什么就不去找他們”她直接猜疑道,“是不敢還是害怕給季家帶來禍端”

    “安琪,你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季母的臉色十分難看。

    她為什么這么說

    難道是她是想讓自己去找張氏

    還是說她把這所有的一切都已經推給了自己

    “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提醒您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真的只是這樣嗎”

    季母依舊對安琪有些排斥,接著再道,“你究竟安的什么心難道你是想看著我們季家家破人亡嗎”

    安琪連忙解釋道,“您錯了,我想讓我們一家人和和睦睦,團結友愛,而且在我的心里,我從未想過要讓你們家破人亡。”

    季母從頭到尾的將事情捋了一遍,語調凝重的問道,“你跟非離在一起,是不是另有目的”

    安琪抬眸,清明的視線對上季母的視線,一臉無辜的說著,“我和非離是真心相愛的。s”

    “真心”

    季母嗤笑了一聲,隨即再道,“什么是真心”

    安琪猶豫了下,認真的說著,“真心就是對對方真誠以待,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那非離現在被關在那暗無天地的地方,可是你所謂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在哪里”季母的臉色漸漸的有些難看,坦白的說著,“而你卻躲在家里過著舒坦的日子,你是不是就沒想著幫非離脫離困境”

    “我恨不得被關起來的人是我,那樣非離她最起碼會想辦法來找到證據,可是現在”

    安琪的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卻突然停了下來。

    可是因為她的失誤,所有的事情部發生了改變。

    如果可以的話,她愿意收回所有的一切。

    季母毫不客氣的說了句,“很簡單,你進去,讓他出來。”

    “您說什么”

    安琪有些驚訝。

    季母眉頭頓時緊鎖,甚至連雙手也不由的攥起了拳頭,“怎么剛剛從自己嘴里說出來的話,怎么現在就不想承認了嗎”

    安琪的態度七十二變,“我沒有不承認,我只是不想讓你們就這樣下去而已,而且在我們的心里,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季母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接著問道,“假如讓你替他頂罪呢”

    “我”安琪思索了很長一段時間,再道,“我愿意。”

    “既然如此,那我會想辦法來把你們換掉。”

    季母的腦海里浮現出各種畫面,隨后將目標轉移在一個人身上,“你等著”

    丟下三個字再猜返回警局,順著原路線跑著。

    三十秒后,她順利找到張曦,接著再道,“張曦,有句話我想跟你說一下。”

    “您有話跟我說”

    張曦坐在椅子上,胳膊很自然的架在扶手上,“剛剛是誰對我的態度很不友善現在又出現在我的面前是什么意思”

    季母強忍著心里的怒火,咬牙說道,“剛剛所有的事情都是安琪一人挑起,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s”

    “看來您是有求于我了”

    張曦已然猜到季母的心思,笑著問道。

    季母沒有拖泥帶水,反而直接步入主題,“我想見季非離一面。”

    “不可能”

    張曦當即拒絕。

    季母問道,“那你想怎么做”

    張曦的態度沒有任何改變,“我還是那句話,讓他出面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

    “難道這就是張小姐所謂的愛”

    “我的愛已經被他消耗完。”

    季母傻傻的怔在原地。

    她為什么這么說

    難道在她的心里已經對季非離死心

    還是說從未愛過他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陰謀

    她漸漸的拉回思緒,面帶微笑的說著,“是不是只要有人出面承認這一切,你就放過季非離”

    張曦微微咬了下唇瓣,表示不理解。

    季母看著一言不語的張曦,扯著唇瓣問道,“我決定讓安琪來背負這一切,我只希望非離能夠平平安安的跟我回家。”

    “所以說,您是在求我”

    張曦臉上似乎有些得意,但聲音卻沒有出賣她。

    季母猶豫了很長一段時間,點頭應道,“是”

    “呵呵呵”

    張曦的笑容有些陰陽怪氣。

    季母故意將聲音拔高了幾分,“你不是一直希望安琪跟季非離離婚,難道你要放棄這次這么好的機會”

    張曦內心激動,但是卻小心翼翼的問道,“沒錯,我是希望他們離婚,但是我怎么知道這是不是你們給我下的圈套。”

    季母緩緩坐在張曦的身邊,“你是在懷疑我別有用心”

    “沒錯。”

    張曦下意識往一旁移動了下,跟季母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您突然返回來,誰能保證是不是你和安琪的圈套。”

    “你認為我會拿非離的性命跟你開玩笑嗎”

    季母故意將“非離”兩個字咬的重重的。

    張曦的心始終懸著,“我怎么能確定你說的是真還是假”

    “那你想讓我做什么”

    “很簡單,先讓我看到你們的誠意。”

    “讓我先見季非離”

    “不可能”

    季母看著張曦態度堅決的樣子,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好說了聲,“稍等一下。”

    張曦看了眼季母,提醒道,“您最好別讓我等太久。”

    季母點頭,起身離開。

    然而,就在她剛出門的時候,恰巧迎來安琪的身影。

    “你來的正好。”

    季母拉著安琪的手,率先朝里面走去,沖著張曦說道,“她現在就已經站在你的面前,你心里有什么疑惑就直接問好了。”

    “”

    張曦斜眼看了眼安琪,并沒有選擇說話。

    季母見狀,索性直接問道,“安琪,你想看到季非離平安無事對不對”

    “”安琪點頭。

    “那好,既然你身為他的女人,那你是不是應該為他承擔所有的一切”

    安琪愣了。

    她真的沒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想要讓自己頂罪

    在她的心里,她究竟算什么

    是替罪羊

    還是她就應該承認其所有的責任

    季母看著安琪心不在焉的樣子,喊道,“安琪”

    安琪依舊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反應。

    季母推了一把安琪,咬牙說道,“我說的話你究竟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

    安琪站穩腳步。

    “那你為什么不回答我的問題還是說你在我的面前裝樣賣蒜”季母的臉上頓時充血,帶著沉重的心情問道。

    “您究竟想做什么”安琪的情緒有些狂躁。

    季母暗自咬牙,耐心的重復著一切,“你剛剛不是跟我說夫妻間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嗎既然如此,那你就代替他承認所有的一切。”

    “您這么做是為了見到季非離嗎”

    “是”

    季母抓著安琪的肩膀,“所以說,你現在是救非離的最佳人選。”

    安琪了解季母的心思,但還是忍不住詢問道,“所以說,你們是達到了什么目的”

    “沒有我只想救出季非離。”

    季母的情緒突然爆發,“安琪,你當真見死不救”

    “我”

    安琪剛開口,季母就已經湊在自己的耳邊,輕聲道,“還要非離出來,所有的事情才會有轉回的余地。”

    安琪明知故問道,“所以您是要讓我背負所有的一切”

    “是”

    “您是不是答應了她什么”

    “沒有”

    安琪的心里始終有些不踏實,“你會讓我和他離婚嗎”

    季母微信道,“不會”

    安琪的心不由的揪了下,“是嗎”

    季母是什么樣的人,她不是不清楚。

    她從始至終都不喜歡自己,甚至還想遍各種辦法來拆散他們。

    如果自己真的同意,那他們還會為為此奔波嗎

    再或者,她一輩子就會被關在這里。

    季母給安琪打了一針鎮定劑,“你放心,只要非離出來,我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救你出來。”

    安琪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笑。

    救她

    這分明就是一場騙局。

    她真搞不懂,這樣的話,她是怎么說出來的。

    “怎么你不相信我”

    “我相信”

    安琪違心道。

    她思前想后,最終還是暗自下了一個決定。

    季非離,她一定要救。

    因為只有這樣,季家的事情才會平息,所有人才會對自己改變看法。

    “你答應了”

    季母有些激動。

    “嗯。”

    安琪應道。
PK彩票官网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