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園 > 女生言情 > 萌妻太可口:總裁,請克制 > 第兩千九百二十五章 你在想什么
    大廳里燈光忽然變暗,四周頓時傳來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大家都以為停電了。

    寧喬喬站在昏暗的大廳里笑而不語,開什么玩笑,今天這樣的場合如果出現停電這種低級錯誤,陸堯怕是會炸了電站吧。

    果然,很快舞臺上便亮起一片燈光,是那塊巨大的LED屏幕發出的光亮。

    “陸總,這個方案你已經讓我改了五遍了,請問你到底要干什么?而且我不是企劃部門的,我是技術部啊,技術好么……”

    只見屏幕上,出現一名穿著最簡單的職業套裝的女子,未施粉黛的小臉清麗脫俗,秀氣的眉微微瞥著十分不高興。

    是小檸!

    而從畫面的角度看,顯然這是**的。

    大家頓時都明白了,原來這是播放的小檸和陸堯的愛情片段。

    “你是我的員工,我讓你該多少次你都得改,因為我是你的上級,如果你不服……把違約金給我,你就可以和公司解除合同了,然后你就自由了。”

    視頻里傳來陸堯的聲音,但是看不到他的身影。

    “……靠!”

    視頻里的小檸憋了又憋,最后憋出一個臟字,一扭頭果斷走了。

    “呵……”

    現場的觀眾們發出一陣笑聲。

    畫面一轉,小檸忽然又將一張紙猛地拍在桌子上,冷冷地道:“陸堯你什么意思?你竟然黑我電腦!”

    作為一個自認為技術精湛的黑客,自己的電腦竟然被人給黑了,小檸臉上有種類似羞憤的表情。

    “……陸堯?”

    男人低沉的聲音玩味的默念了一遍這兩個字。

    小檸表示頓時有些尷尬,撇了撇嘴:“我我我我……”

    “看來你在私底下沒少叫我的全名。”

    “誰叫你的全名了,你少自作多情了!”

    “沒有嗎?比如‘陸堯不喜歡女人,他喜歡男人’,‘難道你們沒發現他身邊根本就沒有女人嗎?’、‘就是一個gay佬無疑了’、‘醒醒吧,你們穿的再少他也不會看你們一眼的,我當然知道一些內幕了,難道你們就沒發現他和總秘辦的某個人關系很密切嗎?’”陸堯的聲音停了一下,繼續道道:“難道這些不是你在公司內部群里匿名發表的?”

    “……”小檸震驚了。

    陸堯接著說:“你說我是gay我倒是無所謂,但是你非說我和總秘辦的人不清不楚,那你可要把話說清楚,我到底和誰不清不楚了?總秘辦都是男人,你這樣會給他們造成很大影響的。”

    “我我我我……我才沒有說這些話,你少在這里血口噴人!”

    小檸大概是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干脆直接矢口否認了,也不等陸堯說話,轉身便朝外面走。

    她好像忘記了,陸堯是她上司的身份。

    “小檸。”陸堯忽然叫住她。

    “啊?”小檸下意識停下腳步,轉頭朝他看過來。陸堯聲音淡淡地道:“我不喜歡男人,如果你對我的取向有問題的話,可以自己親身試一試。”

    “哦~~~~”現場響起一片起哄聲。

    屏幕里,小檸滿臉通紅。

    “……我活到這么大還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老實說我有點緊張,誒,這算我們第一次約會嗎?”

    背景是高檔奢華的餐廳里,穿著粉色短袖的小檸端著果汁問。

    “……搬完這個箱子還有兩個呢,我好累啊,我要死了……”在一間大房子里,小檸躺在沙發上裝死:“陸堯,你去搬東西吧,我來想窗簾該用什么顏色,體力勞動歸你,像這種腦力勞動我來。”

    “好。”

    過了一會,陸堯搬著兩個箱子從外面走進來,自詡要進行腦力勞動的小檸已經閉上眼進入休眠狀態。

    商場里,小檸穿著一間白色羽絨服帶著貝雷帽,背著一個黑色小包,手里拿著兩桶奶茶,一邊倒著走一邊道:“為什么不買啊?這個可是大減價,你是商人啊,商人的本質是什么你忘了嗎?要唯利是圖啊!哎呀,你別拍了,我和你說話呢,你為什么總是要拍我?”

    “把你拍下來給我們兒子看。”

    “……我呸,陸堯你重男輕女!”

    “這么說你同意跟我生兒子了?”

    “……又套路我。”

    畫面一轉,來到一間房間里,小檸冷冷地盯著陸堯:“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太過分了嗎?你憑什么覺得我會累就不讓我去做,為什么你要替我做決定?”

    “……陸堯,我們不要再吵架了。”

    “陸堯,是不是你偷吃了我的蘋果派?”

    “喂,為什么你要把我的洗發水藏起來?”

    “陸堯!我覺得這個夜燈好可愛啊。”

    “陸堯……”

    “陸堯……”

    ……

    屏幕上的畫面越轉越快,不同時間不同的小檸在從屏幕上一閃而過,有開心的,不開心的,有非常日常的……

    從女孩變化的各種各樣的表情上可以看到溫馨的感覺。

    大廳里靜悄悄的,似乎大家都在看著屏幕上的一幕。

    忽然畫面定格,只見陸堯穿著一件紅色毛衣坐在沙發上,眼神有些緊張的看著鏡頭,戳了戳手指,有些勉強的擠出一抹笑,緩緩道:“小檸,現在距離我們的婚禮開始還有八個小時,我突然睡不著了……說實話,我沒有想到你會答應我的求婚,因為……你太好了,不應該是我這樣的人可以擁有的,曾經我看到過各種各樣的愛情,我也曾想過自己的愛情是什么樣的,我覺得我大概會找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事業型女人,我們為對未來的世界有前瞻性的看法,擁有共同的世界觀價值觀……秦越說我是在找一個合伙人,我其實不排斥這種定義,因為婚姻不就是一種合伙制么,兩個人這樣過一輩子有什么不好呢?直到后來我第一次見到你……我跟自己說:去他媽的,我不要的不是那樣的,是眼前這樣的!

    你一直以為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你學歷露餡的事以后,其實你錯了,是在街上,在一家蛋糕店門口,你費了很大的勁從一堆阿姨中間搶到了一個特價蛋糕,你開心的要命,結果一轉頭看到旁邊的一個流浪漢,你給了他一張大鈔,然后告訴他救助站該怎么走。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你,當時你身上戴著公司實習生的工作牌。

    現在你就要成為我的妻子了,我想跟你說:謝謝你,愿意帶我走這一生。”

    陸堯溫暖的笑容定格。

    大廳里先是緩緩亮起幾盞暖黃色的燈光,接著其他燈光一盞盞亮起……

    舞臺上,小檸已經趴在陸堯懷里,肩膀顫抖的厲害,顯然她事先不知道還有這個環節,陸堯將她摟在懷里一只手在她背上拍哄著。

    主持人站在一旁沒有打擾,滿臉都是欣慰的姨媽笑。

    現場的人都有些感慨,有些甚至還濕了眼眶。

    能會想到呢,一向在工作上行事凌厲不近人情的陸堯,竟然也會偷**下自己喜歡的女生,記錄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個時刻,會在婚禮的前一天緊張的睡不著覺,這一段其實并不完美的話,卻讓人無法不動容。

    舞臺下,寧喬喬也滿臉淚水的趴在陸堯懷里,溫軟的聲音哽咽地道:“真沒想到,陸堯竟然還……還這么浪漫……太感動了,實在是太感動了……”

    郁少漠最不喜歡她哭,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喜歡,可這是陸堯的婚禮,他又不好說什么,只能皺著眉摟著她,幫她擦眼淚,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道:“好了,如果你喜歡看這個回去我錄給你看。”

    “你少來了,人家這是對小檸真心表白,你這是什么?模仿人家啊?”

    寧喬喬沒好氣地道。

    “……”

    一向從來只會被別人模仿的郁總內傷了。

    另一邊,久兒雖然沒有哭,卻也是感慨的看著舞臺:“陸先生也結婚了,真好。”

    “嗯。”司徒云涼淡淡地應了聲:“這是人家的婚禮,跟你沒什么關系,你可千萬別哭。”

    他已經看到寧喬喬哭了,正防止久兒會哭。

    久兒罕見的沒有和他唱反調,看了看他,撇了撇嘴道:“好吧,為了你不擔心我,我不哭了。”

    “乖。”

    司徒云涼摸了摸她的頭。

    而旁邊約書亞觀察了好一會,疑惑地看著身邊的女人:“你不想哭嗎?”

    他一直就等著她哭了,他也想將她摟進懷里安慰,結果等了半天她一點反應都沒有。

    百曉像是看傻子一樣看了他一眼:“我和陸助理的交情還沒深到為他哭的地步,我為什么要哭?”

    約書亞:“……”

    ……

    雖然云懿臨時接手布置這場婚禮,但是好在沒有出岔子,婚禮沒有出現任何差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因為郁少寒受了傷,所以大家也不敢對伴郎和伴娘太放肆,大家在他們面前都收斂著,不能為難伴郎,于是全都一窩蜂的去為難陸堯了……

    總之,這場婚禮很熱鬧,大家都很盡興。

    婚禮結束后,寧喬喬他們要回別墅,司徒云涼和約書亞本來都是今天就要回去,但是奈何他們的身邊的女人不同意,便都留了下來,也不不去住酒店了,而是直接去郁少漠他們的別墅落腳。
PK彩票官网_Wel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