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南方看著鏡子里面的自己。

    這件衣服實在是有些大了。

    可是大了一個碼數,胸部卻剛剛合適,但是腰部實在是太寬松,導購搭配了一條黑色的腰帶,系成蝴蝶結的形狀,將慕南方的腰線凸顯出來,“小姐,這件衣服太合適你了。”

    導購這句話是真心的夸贊,她在這家輕奢店工作兩年了,來來往往見過不少世家名媛,但是像面前這位小姐這樣的顏值氣質,還是第一次見,而在店內等候的那位雍容優雅的夫人,更是氣質溫和,一看就是出自名門,買起東西來毫不手軟,導購也更加賣力的搭配,希望這個月的業績沖多一點。

    明黎挑選了幾件衣服,讓另一名導購送到試衣間給慕南方,然后就坐在一邊的休息區等待,慕南方每每換完一件衣服就走出來讓她看看,明黎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她一直想要一個女兒。

    第一個孩子流產之后。

    她的身體就傷到了,一直沒有辦法能生育,后來好不容易懷上了兒子,拼了命保住這一胎,但是她跟仲懷遠心中一直都有種很遺憾,如果有個女兒就好了,這一直也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慕南方走出來。

    明黎的眼前一亮。

    因為面前的這個女孩,太漂亮了,顏值太過于出挑,接著她沉思了幾秒鐘,站起身,“這身好看,包起來吧。”

    這件裙子5位數,導購高興的點頭,“那這些呢...”她指了指試衣間里面試過的那些。

    明黎,“都包起來。”

    “是!!”幾名導購瞬間高興的忙活起來。

    —

    晚上10點。

    仲懷遠正在書房,他抬手捏了下眉心,關上了筆記本電腦。

    明黎敲門走進來。

    “不早了,休息吧,別太累了。”

    她遞過來一杯溫水。

    仲懷遠握住了她的手指笑了笑。

    明黎的臉保養的很好,雖然臉上有歲月的痕跡,但是整個人,非常有氣質,此刻臉上沒有妝,穿著一件淺色的睡衣,仲懷遠站起身,擁住了她,“你先去休息,不用等我了。”

    “你別太累了。”明黎說道。

    “今天,辛苦你了。”仲懷遠,“南方大概要在家里住幾天。”關于慕南方,他私自做主帶回家,也跟明黎解釋過,但是總歸,有些不尊重明黎了,他跟明黎結婚20多年,他自認沒有對不起過明黎,而對于慕南方的母親,也不過是年少時候的愛慕罷了,但是,白月光女神般的人物,他哪里能任憑她的女兒,在那種地方淪為賭注。

    他仲懷遠,也并不想做出什么瞞著明黎私自在外面找一棟別墅,安置慕南方的想法,因為,他跟明黎,一直都是尊重坦誠。

    明黎說,“懷遠,我也有話想要跟你。”

    她這么多年來,一直沒有辦法生育,這一點,她很對不起仲懷遠,一直以來,她也愧疚,但是于此同時,仲懷遠從來不會在外面有桃色新文,兩人恩愛如初,明黎也想盡了辦法,一直無法再育。

    她也是女人。

    她也懂男人的心思。

    這個慕南方,她見到的第一面,就明白仲懷遠為什么會愛慕她的母親,男人喜歡女色,太正常不過了,她一直很懂得怎么經營婚姻,她跟那些小姐妹打牌的時候,經常聽到有很多人說什么她家老公出軌了,她家老公背后小情人幾個,還有的為了掩飾自己的憤怒悲傷麻木開始說什么成功的男人背后總有幾個小情人,看淡了。

    這些小姐妹無一不羨慕明黎。

    因為仲懷遠,從來不會有這些桃色新聞,而且,儒雅斯文,甚至絲毫不比那些明星差。

    婚姻需要經營,也需要手段。

    明黎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她是看似溫柔賢淑,但是她也個有腦子的人,她懂仲懷遠想要什么,也尊重他。

    當年,仲懷遠確實是靠著明家在海城起步發家的,當年誰都知道,仲懷遠一個普通小公司,靠著明家千金一步步的走到了現在,在外人眼中,誰不說一句仲懷遠吃軟飯,靠著女人,但是明黎每每出席各種活動的時候,總是以仲懷遠的妻子自居,給足了仲懷遠的面子,她是個聰明女人,此刻人步中年,不會在像是那群小姑娘一樣動不動跟老公鬧脾氣,也不會跟那群小姐妹一樣,咬牙切齒,她一直都是以仲懷遠為豪,彼此成就溫暖。

    此刻,她溫柔的笑笑。

    “懷遠,我一直想要一個女兒,我今天跟南方聊得很愉快,我有一個建議,不如,我們收南方當義女吧。”明黎挽著仲懷遠的手臂,坐在窗前的沙發上。

    她主動提出來這件事情,頓時順了仲懷遠的心思,也是最為妥當的。

    仲懷遠高興而激動,“真的嗎?”

    明黎挽住了他的手臂,仲懷遠親了一下明黎的臉頰,“謝謝你。”

    明黎雖然40多歲,但是保養的好,看上去就跟30來歲一般,風韻溫婉,頓時臉頰一紅,“懷遠...我們夫妻之間,不用說謝謝。”

    讓仲懷遠收慕南方做義女。

    一則,仲懷遠對她只會更加的心疼跟愧疚。

    二則,會避免仲懷遠對慕南方起了心思,雖然目前是沒有,但是慕南方這個女人,顏值太過于出色,難免以后。

    一舉兩得。

    —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飯后。

    客廳里面。

    仲懷遠提出了要收慕南方做義女,慕南方一怔,她沒有想過這個問題,這...

    做仲懷遠的義女。

    她慢慢的攥了攥手指。

    明黎笑著說,“我跟懷遠商量了一下,南方啊,我們兩個一直都沒有女兒,我覺得跟你特別有緣分,也特別的喜歡你,當然我們這個決定很突然,你可以考慮一下。”

    仲懷遠點了點頭,“南方,這段時間,你就安心住在這里,有什么要求,跟桑姨說,讓她去處理。”

    慕南方咬了咬唇,仲懷遠要收她做義女。

    她抬眸,輕輕的掃了一眼仲懷遠,她知道仲懷遠是因為媽媽的緣故,有了收她做義女的心思,而明黎,她也不是傻子,明黎心中,肯定是有防患于未然的想法,并且順水推舟,以此來增加仲懷遠心中的愧疚跟感激。

    一箭雙雕。

    明黎果然是個聰慧的女人。

    不論明黎是否真心,但是在表面功夫深做的很足,這一點,慕南方無法揣度,但是有一點,那就是...

    她現在。

    在海城。

    缺一個靠山。
PK彩票官网_Welcome